Wednesday, October 03, 2012

劉伊庭/金士傑



她叫劉伊庭,在朋友的眼中,她是個開心果卻也是個垃圾桶。需要歡笑時,她從不吝嗇給予別人大大的笑容;難過時,又是個樂於傾聽、靜靜地當個壞心情的垃圾桶。膽子小,但事關愛她和她所愛的人時,卻又義不容辭,膽大的將自己變成保護罩仔細地保護著。
在父母眼中,她是個固執的小孩,堅持己見,拋下未來也許是個生活穩定的公職人員,毅然決然當個重考生,順利考上輔大夜間大眾傳播系,終於離他的夢想又往前邁向一步了。白天她在銀行,不忘堅持自己夢想外,也給了父母一個安心。





  

金士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金士傑從小不喜歡穿新衣,他曾說:「穿哥哥用過的衣服,有人的味道在裡頭,找不出原因,就好像……我心裡面會有窮人萬歲的那種聲音,我覺得有錢人無聊,沒有吃苦,不叫日子;沒有不方便,不叫日子。」

金士傑為「蘭陵劇坊」創始團員,也是台灣劇場界的核心創作者,多年來一直從事於舞台劇編導與演出,並參與演出電視劇與電影,曾任教於國立藝術學院。金士傑所發表的劇本作品大多於蘭陵劇坊時期所作,《荷珠新配》為金士傑於1980年編、導的第一齣舞臺劇。
他最為劇場觀眾所熟知的劇場形象,當屬《暗戀桃花源》中的江濱柳一角。1986年首演開始,在三次舞台演出及電影演出中,江濱柳是唯一未更動演員的角色,直到2006年才首度交由尹昭德飾演。「江濱柳」一角被外界視為已被下了「金士傑魔咒」,沒有其他人可以接演這個角色了。
20124月,金士傑憑著果陀劇場《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》中漸凍人莫利教授一角,以反璞歸真的演技,將「脆弱病人演成了精神的巨人」,橫掃上海兩大代表性戲劇獎項。每一次的演出,金士傑飾演的老教授就得面對一次死亡。他說:「這個角色讓許多來看戲的人都提早面對這個問題,看著角色在面對,有時候會幸災樂禍,有時候會有惻隱之心,陪著他共度人生最後高高低低、起起伏伏的生命掙扎,在那最後十四步路,我想我和觀眾一樣,面對莫利時都得到一些感動,把生命有一些不敢面對的部分提早拿出來讓自己去整理它,不敢說我們自己就知道了、有答案了,只能說提早面對它是好的,增加了一點勇氣,莫利給我們一個很棒的教育機會。」

1997年,與演員葉雯,合作舞台劇《你和我和愛情之間》,兩人陷入愛河。兩人從未結婚。在葉雯過世時,金士傑與她兩名女兒為她舉行了告別式,並曾在《民生報》發表悼念文章─金士傑的最後一封情書。
 
「記憶是可怕的。但換個角度,記憶也是最可貴的最美好的。它們會陪你陪著我,以及我們每一個至親好友,到永遠。
 
有一次你說:ㄟ!這麼多好玩的事情,來不及都記下來,忘了怎麼辦?我說:如果你會忘掉,別怕,我會替你記得。你說:那就好。既然那就好,那麼我就好好提醒你一個事。
 
有兩個50多歲,剛剛開始戀愛的中年男女。女的說:下輩子投胎作人,我一定來找你。中年男人的回答記得嗎?他很得意,但又裝得很酷的說:很好!但下次請稍微早一點來找我。然後,那個女的,笑了很久,很久,很久」。 ─摘取自金士傑最後一封情書段落。

  金士傑大家又尊稱他為老師。我對老師最有印象的作品應該是「我可能不會愛你」中的白叔,在劇中他飾演一位劇場演員,在戲中演出劇中劇,雖然短短的幾分鐘,卻句句扣人心弦。而在戲中他和男主角的母親是知己,相互扶持照顧,在最後兩位演出的對手戲,老師想表達的感情溢於言表,對我而言,甚至比男女主角更加令人動容。
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